金沙网投_金沙正规网投

加载中…
评论
加载中…
分类
个人资料
阿乐诗歌散文
阿乐诗歌散文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1,560
  • 关注人气:6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访客
加载中…
好友
加载中…
博文
(2016-03-07 18:38)

1 那成章老师,让我找书法家要这几个字,宁静致远。之后,果然有了作用。真的要安静,宁静,沉下心来思考。很感谢那老师,良师益友。

2  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,很开心。知识没有浪费,对他们有所帮助。时间没有浪费,虽然只有两个小时,但是为能实现一点点价值感到欣慰。

3明天就是,3,8节了,接到一位姐姐的邀请,很是开心。从来没有人在这一天真正的给我过节,感谢好姐妹。

4 路过服装精品店的时候,很有买上几件的冲动,女人没有不爱打扮的,忽然想起在网读到一文,中心词是断舍离。是说一个人,其实有10几件衣服就可以了。这个观点到底对不对?女人如花,女人是这世界的风景,无论什么年纪,都要打扮的漂亮吧。

5和几位作家老师小聚,席间听老师们谈文学,谈小说,谈创作,感慨良多。恰好一位老师送我一本书,《金蔷薇》。读了此书,更深深感受到,作家的使命和责任。文字更多应当是让世人警醒,更深层次的思考,从而让我们的生活,更理性,更美好。

6妈妈从海南回来了,女儿开学了。继续整理父亲的诗稿。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6-03-03 21:50)

1  季节和其它很多事情,它的到来,不和你商量,不经你同意,总是到时候说来就来。仿佛还没有从冰雪中走出来,春风已经吻上了众人的脸。可是这张脸,却是一年老似一年了。40岁之前,很少有时间紧迫感,而现在,觉得,60岁好像转眼就到。从前可以一整天一整天的逛街,半晚上不睡玩网络游戏,蜷在沙发里看一下午电视剧,现在觉这一切,都是多么浪费生命。

2  女儿明天就要上学去了。无忧亦无喜。校服穿起来,倒是很有模有样,职场的感觉。这个假期,还算是没有虚度,读了几篇名著,其中《平凡的世界》,让她感受很深,《穆斯林的葬礼》,也读得认真。但愿她的人生观,价值观,爱情观,有新思考和认识。

3  每天上午就是整理父亲的诗稿。这个事情,三年前就应当做,但是,每每控制不了情绪,总是泪流满面。就是在父亲走后已三年多的现在,看他写下的每个字,仍如同针刺般心痛。这本诗集,记录了父亲退休后的生活,从中我更加感受到,父亲的一生,是悲情的一生,艰苦奋斗的一生,但也是成功的一生。他对家庭,对亲人,对朋友,对事业,无不尽心尽力,力求做到最好。他不屈不挠的精神,光明磊落的胸襟,对我而言都是巨大的财富。

4  无意中在朋友圈读到一则广告,于是前去谈谈。就这样开始了打工生涯。不管做多久,努力做好。虽然收入微薄,毕竟是去面对一个新环境,也算是挑战自己。我总是相信因果,今天的果,是昨天种下的因,今天的果,又为明天种下因。所以,每一天,认真去播种。每到一个新的环境,每接触一群新朋友,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根据吸引力法则,我们在心中说出想要的,相信上天,总会知晓,并给予回馈。

5   妈妈就要从海南回来了。只要她开心,我就安心。将来的时日,不知道会如何,活好当下吧。去了的人,毕竟已走远,不会回来,珍惜与亲人同在的每分每秒。

6  姥姥87岁了。肺心病发作差点就去了那边,溜达一圈回来了。在她气息微弱的时候,家里的首饰和存款都被某子女收拾起来。她虽躺在医院病房里,却似乎知道了这些事,用低低的声音,勉强说出,不在医院打针了,我要回家。口中念着她的玉镯,竟一天好似一天,能下地走路了。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6-02-17 21:02)

  (一)三叔的粘豆包


   每年到了农历的腊月,我都有一个盼头,老家的三叔给我送粘豆包。
   其实,一到冬天,市场有很多卖粘豆包的,但是都没有三叔做的豆包好吃。首先是选材好。他用的糯米,是自己家地里种的糯米水稻品种,全是农家肥,一点化肥农药也不用。豆馅是自己家菜园种的红小豆,里边掺了红枣,那叫一个甜丝丝,香喷喷,咬上一口,你甚至品尝到阳光和泥土的味道;闭上眼,仿佛置身在菜园里,身边是葱茏的开着小花的豆秧,还有追逐翩飞的蜻蜓蝴蝶。三叔的豆包做工也好。做豆包,也叫淘米。要经过泡米,磨粉,和面,发面,烀馅,包馅,蒸熟,多个环节,哪个环节没做好,都会影响豆包的口感。泡米的时间必须掌握好,泡米时间过长,磨米时机器没法工作;泡米时间不足,磨出的面粉又会很粗糙。和面时水多了面稀水少了面太干,这自是不必说的,主要是和面挑人,凡是性格脾气好的人,和出来的面,发酵快,味道好。若是坏脾气的人和面,发出来的面多半有些怪味,谁也说不出来为什么,但每每都是这样。三叔是个老实厚道的人,做事认真,他和面没有一次不成功的,也因此被村里很多人家请去和面。和好的面,放在事先准备好的已经放在火炕上的大缸里,火炕是要烧热,这温度也很有讲究,太热,缸底的面就烫熟了,面不发,而温度不够,面也不发;和烀豆馅的火候和用水量一样,很需要经验,水放多或放少豆馅都攥 不成形。在我小时候,我最盼望包豆包的日子,10多个大姑娘小媳们围坐在一起,手上忙活着,嘴里也不闲着,说着各家有趣的事情,偶尔爆发出一阵笑声,有大姑娘就羞红了脸。包好的豆包送到大铁锅里蒸熟。掀开锅盖的时候,满屋子甚至满院子都是香气。北方腊月,大雪纷飞,寒风呼啸,这满院子的豆包香,是农民心头,最暧的风景,这香气里,有水稻扬花的香,有红豆结荚的香,有玉米秸秆燃起的炊烟的香。

   淘米,是农民腊月里的节日,是春节的序幕,对我而言,三叔来送豆包,是我的节日。因为他同时还会给我代来,晒好的红辣椒,干土豆片,豆角丝。我贪婪地闻着这些东西的味道,那是童年的味道,故乡的味道,家的味道,根的味道!望着这些东西,我会泪眼模糊,我好像看见,天很兰云很白,透明的阳光下,大片大片的庄家地,玉米在拔节,高粱在抽穗,年轻时的爸爸妈妈,走在玉米和高粱中间的小路上,他们挎着篮子扛着锄头,去地里摘鲜嫩嫩的豆角,刨脆生生的土豆,为孩子们的晚餐做准备。。而他们的身后,是一个黄头发的小女孩,穿着花裙子,梳着羊角辫,领着弟弟,连跑带颠的,唱着儿歌:我有一个金娃娃,金胳膊金腿金脑袋挂,金鼻子金眼睛金头发,,


  (二)三叔的心事


   腊月里,三叔来给我送粘豆包的时候,我发现他的精神状态比往年差了很多。不到60岁,头发全白了。
   三叔不但是看着我长大,在父母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无论盖房搬家,种地秋收,他总是第一个出现。他是我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亲人,多年来我一直牵挂着他生活的好不好。
   我猜想,让三叔发愁的事情,一定和收入有关。我向三叔询问今年的收入。果然他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点上一支烟——今年地里粮食是丰收了,水稻和玉米,都没少得,每样的都一万多斤。可是,卖不上价,水稻一块五角左右,最好的玉米,不超过8角钱。去除种地成本,种子,化肥,雇工,忙活一年,也不剩啥。要是年年这样下去,以后的日子难过了。 
   我一边给三叔沏茶,一边安慰着三叔,别上火,你不是还有俩儿子么,一个是大学毕业省城大公司上班,一个在建筑工地上做木工,收入都不低,他们都不能眼瞅着你不管。
   三叔又叹了口气。我听得出来,这一声比上一声更沉重。他不看我,低头看着地板,好像自说自话--这工地上,头几年挺好,老大在工地上当木工,一个月能挣一万来块,这几年也攒点钱,可是去年结婚用这钱买楼房了,还贷点款。今年开始,盖楼的少了,打工的地方也不好找了,以后不知道咋办呢。二儿子吧,公司说是生产的电器产品卖不出去,都积压了,工资降了,奖金也没了。养活一家三口,再还贷款,也很紧吧,日子不好过。
   唉。这次是我叹气了。三叔只知道他的收入,他的儿子们的收入在减少,可是,他却不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进口粮食倒挂,国家保护政策取消,产能过胜,房地产滑坡,对于一个60来岁没读过书的农民来说,他又如何能明白呢!
   我能说什么呢,只能还是安慰他,钱这东西,多有多花少有少花,咱们有土地,儿子们有技术,不用愁。只要咱们平平安安,没病没灾的,就比啥都强。一提到病,三叔把他的帆布包打开,让我看,里面竟然全是药!基本都是治心脑血管的。原来他和三婶身体都不好,心脏病,动脉硬化,不病到一定程度,都舍不得住院治疗,买点口服药,对付一天是一天,治标不治本。
   望着三叔愁苦的脸,满头的白发,又看看窗外茫茫的大雪,白雪下面的黑土地啊,要是能生出人民币就好了。我的心被揪起来,有些疼。我恨自己,没有本事,帮不到三叔,不能让他过上轻松的生活。
   我问三叔,能不能在地里种上更值钱的作物呢。三叔说,不知道种啥呢,种出来也不知道上哪卖去,你在城里认识人多,帮我打听打听吧。我玩笑说,要是有一种作物,能结出金豆子就好了,咱啥都不愁了。我和三叔都笑了。笑里带着苦涩。
   一说到金豆子,我想起小时候的一首儿歌,我有一个金娃娃,金胳膊金腿金脑袋挂,金鼻子金眼睛金头发,有一天我去河边去玩耍,我把金娃娃弄丢了,我哭啊,我哭啊,,,,,

 

(三) 三叔  有好消息
  猴年春节前一天,我正在有线听书网收听双城作家赵立老师的小说《最后的八旗》。讲的是嘉庆年间,富俊将军在双城开荒屯田时发生的事。不听不知道,原来双城就是满洲故里,在这片黑的冒油土地上,还有那么多故事;棒打獐子瓢舀鱼,野鸡掉进饭锅里,竟说的是我的家乡!
  不得不感叹赵立老师文笔之妙,小说里的人物,黄五爷,于举人,郭二坏,个个塑造的栩栩如生。正听得全神贯注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作家王彦双打来的。他邀请我去参加双城区农委组织的“农娃文化沙龙”。农娃这个名字,在报纸上见到过,只知道是农产品的品牌,具体是什么,还不是很了解。
  在浩宁商务酒店的会议室,双城区作家协会王文山主席以及文化圈的朋友作来了几十位,作家,书法家,画家诗人,还有一些和我一样作品偶见报端的文字爱好者。双城区农委和电视台的工作者们也早早来到这里,照像录像并主持。
   我打开主持人发下来的宣传资料,只读一页,心跳就有些加快。
  “哈尔滨市双城区位于松嫩平原 腹地,处于世界仅有的三大黑土地板块之中,位于北纬45°黄金农业带、黄金奶牛带区域,是拉林河、松花江交汇的地方,形成特有的土壤和地貌,380万亩肥沃耕地,是全国重要的 商品粮基地。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,农产品以营养丰富、品质安全、口感纯正而著称。”读到这里,我有些羞愧,自己太孤陋寡闻,我的家乡这么好!
   通过主持人的讲解,宣传资料完的介绍,我明白了,农娃,是双城区委,为了将双城建设成为全国农业循环经济示范区和放心食品产业城,依托当地特质农业资源,整合力量,把大米,小米,花生,菇娘,玉米,果蔬,杂豆,民猪,小肥牛,散鸡,河鸭,江鹅,等极具历史和地方特色的农畜产品,借助农品牌分享到全国。有了自己的品牌,产品才能有附加值,农民才能无形资产可供分享。农娃,是农民的公共品牌,引领农产品进入市场,带动农民收入增长。而这场文化沙龙,也是区委领导希望文化工作者文学爱好者们,能够积极参与,赋予这个品牌更多的文化内涵。
   看懂农娃,我不禁心潮澎湃,我们的农民,双城区60万父老乡亲,咱们的农产品有了自己的品牌!
   我想起跟三叔开的玩笑,我们的庄稼能结出金豆子就好了。我要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告诉三叔,再过几个月就要春播了,我们要种上能结金豆子的作物!
   想到金豆子,我又想起那首儿歌,我有一个金娃娃,金胳膊金腿金脑袋挂,金鼻子金眼睛金头发,有一天我去河边去玩耍,我把金娃娃弄丢了,我哭啊,我哭啊,有一天我去河边又玩耍,我把金娃娃找到了,我笑啊,我笑啊,,,,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我有一个金娃娃
三 三叔  有好消息
  猴年春节前一天,我正在有线听书网收听双城作家赵立老师的小说《最后的八旗》。讲的是嘉庆年间,

富俊将军在双城开荒屯田时发生的事。不听不知道,原来双城就是满洲故里,在这片黑的冒油土地上,还

有那么多故事;棒打獐子瓢舀鱼,野鸡掉进饭锅里,竟说的是我的家乡!
  不得不感叹赵立老师文笔之妙,小说里的人物,黄五爷,于举人,郭二坏,个个塑造的栩栩如生。正听

得全神贯注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作家王彦双打来的。他邀请我去参加双城区农委组织的“农娃文化沙

龙”。农娃这个名字,在报纸上见到过,只知道是农产品的品牌,具体是什么,还不是很了解。
  在浩宁商务酒店的会议室,双城区作协王文山主席以及双城文化圈的朋友作来了几十位,作家,书法家,诗人,还有一些和我一样作品偶见报端的文字爱好者。双城区农委和电视台的工作者们也早早来到这里,照像录像并主持。
   我打开主持人发下来的宣传资料,只读一页,心跳就有些加快。
  “哈尔滨市双城区位于松嫩平原 腹地,处于世界仅有的三大黑土地板块之中,位于北纬45°黄金农业带

、黄金奶牛带区域,是拉林河、松花江交汇的地方,形成特有的土壤和地貌,380万亩肥沃耕地,是全国重要

的 商品粮基地。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,农产品以营养丰富、品质安全、口感纯正而著称。”读到这里,我

有些羞愧,自己太孤陋寡闻,我的家乡这么多资源优势!
   通过主持人的讲解,宣传资料完的介绍,我明白了,农娃,是双城区委,为了将双城建设成为全国农

业循环经济示范区和放心食品产业城,依托当地特质农业资源,整合力量,把大米,小米,花生,菇娘,

玉米,果蔬,杂豆,民猪,小肥牛,散鸡,河鸭,江鹅,等极具历史和地方特色的农畜产品,借助农品牌

分享到全国。有了自己的品牌,产品才能有附加值,农民才能无形资产可供分享。农娃,是农民的公共品

牌,引领农产品进入市场,带动农民收入增长。
   看懂农娃,我不禁心潮澎湃,我们的农民,双城区60万父老乡亲,咱们的农产品有了自己的品牌!
   我想起跟三叔开的玩笑,我们的庄稼能结出金豆子了。我要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告诉三叔,再过几个月

就要春播了,我们要种上能结金豆子的作物!
   想到金豆子,我又想起那首儿歌,我有一个金娃娃,金胳膊金腿金脑袋挂,金鼻子金眼睛金头发,有一天我去河边去玩耍,我把金娃娃弄丢了,我哭啊,我哭啊,第二天我去河边又玩耍,我把金娃娃找到了,我笑啊,我笑啊,,,,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二。三叔的心事
   腊月里,三叔来给我送粘豆包,我发现他的精神状态比往年差了很多。不到60岁,头发全白了。
   三叔不但是看着我长大,在父母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无论盖房搬家,种地秋收,他总是第一个出现。他是我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亲人,多年来我一直牵挂着他生活的好不好。
   我猜想,让三叔发愁的事情,一定和收入有关。我向三叔询问今年的收入。果然他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点上一支烟——今年地里粮食是丰收了,水稻和玉米,都没少得,每样的都一万多斤。可是,卖不上价,水稻一块五角左右,最好的玉米,不超过8角钱。去除种地成本,种子,化肥,雇工,忙活一年,也不剩啥。要是年年这样下去,以后的日子难过了。 
   我一边给三叔沏茶,一边安慰着三叔,别上火,你不是还有俩儿子么,一个是大学毕业省城大公司上班,一个在建筑工地上做木工,收入都不低,他们都不能眼瞅着你不管。
   三叔又叹了口气。我听得出来,这一声比上一声更沉重。他不看我,低头看着地板,好像自说自话--这工地上,头几年挺好,老大在工地上当木工,一个月能挣一万来块,这几年也攒点钱,可是去年结婚用这钱买楼房了,还贷点款。今年开始,盖楼的少了,打工的地方也不好找了,以后不知道咋办呢。二儿子吧,公司说是生产的电器产品卖不出去,都积压了,工资降了,奖金也没了。养活一家三口,再还贷款,也很紧吧,日子不好过。
   唉。这次是我叹气了。三叔只知道他的收入,他的儿子们的收入在减少,可是,他却不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进口粮食倒挂,国家保护政策取消,产能过胜,房地产滑坡,对于一个60来岁没读过书的农民来说,他又如何能明白呢!
   我能说什么呢,只能还是安慰他,钱这东西,多有多花少有少花,咱们有土地,俩儿子有技术,不用愁。只要咱们平平安安,没病没灾的,就比啥都强。一提到病,三叔把他的帆布包打开,让我看,里面竟然全是药!基本都是治心脑血管的。原来他和三婶身体都不好,心脏病,动脉硬化,不病到一定程度,都舍不得住院治疗,买点口服药,对付一天是一天,治标不治本。
   望着三叔愁苦的脸,满头的白发,又看看窗外茫茫的大雪,白雪下面的黑土地啊,要是能生出人民币就好了。我的心被揪起来,有些疼。我恨自己,没有本事,帮不到三叔,不能让他过上轻松的生活。
   我问三叔,能不能在地里种上更值钱的作物呢。三叔,不知道种啥呢,种出来也不知道上哪卖去,你在城里认识人多,帮我打听打听吧。我玩笑说,要是有一种作物,能结出金豆子就好了,咱啥都不愁了。我和三叔都笑了。笑里带着苦涩。
   一说到金豆子,我就想起小时候的一首儿歌,我有一个金娃娃,金胳膊金腿金脑袋挂,金鼻子金眼睛金头发,有一天我去河边去玩耍,我把金娃娃弄丢了,我哭啊,我哭啊,,,,,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6-02-17 12:56)

我有一个金娃娃
    一。三叔的豆包
   每年到了农历的腊月,我都有一个盼头---老家的三叔给我送粘豆包。
   其实,一到冬天,市场有很多卖粘豆包的,但是都没有三叔做的好吃。三叔的豆包首先是选材好。他用的糯米,是自己家地里种的糯米水稻品种,全是农家肥,一点化肥农药也不用。豆馅是自己家菜园种的红小豆,里边掺了红枣,那叫一个甜丝丝,香喷喷,咬上一口,你甚至品尝到阳光和泥土的味道;闭上眼,仿佛置身在菜园里,身边是葱茏的开着小花的豆秧,还有追逐翩飞的蜻蜓蝴蝶。三叔的豆包做工也好。做豆包,也叫淘米。要经过泡米,磨粉,和面,发面,烀馅,包馅,蒸熟,多个环节,哪个环节没做好,都会影响豆包的口感。泡米的时间必须掌握好,泡米时间过长,磨米时机器没法工作;泡米时间不足,磨出的面粉又会很粗糙。和面时水多了面稀水少了面太干,这自是不必说的,主要是和面挑人。凡是性格脾气好的人,和出来的面,发酵快,味道好;若是坏脾气的人和面,发出来的面多半有些怪味,谁也说不出来为什么,但每每都是这样。三叔是个老实厚道的人,做事认真,他和面没有一次不成功的,也因此被村里很多人家请去和面。和好的面,放在事先准备好的已经放在火炕上的大缸里。火炕要烧热,这温度也很有讲究。太热,缸底的面就烫熟了,面不发;温度不够,面也不发;和烀豆馅的火候和用水量一样,很需要经验--水放多或放少豆馅都攥 不成形。在我小时候,我最盼望包豆包的日子,10多个大姑娘小媳围坐在一起,手上忙活着,嘴里也不闲着,说着各家有趣的事情,偶尔爆发出一阵笑声,有大姑娘就羞红了脸。包好的豆包送到大铁锅里蒸熟。掀开锅盖的时候,满屋子甚至满院子都是香气。北方腊月大雪纷飞寒风呼啸,这满院子的豆包香,是农民心头最暧的风景,这香气里,有水稻扬花的香,有红豆结荚的香,有玉米秸秆燃起的炊烟的香。

   淘米,是农民腊月里的节日,是春节的序幕,对我而言,三叔来送豆包,是我的节日。因为他同时还会给我代来,晒好的红辣椒,干土豆片,豆角丝。我贪婪地闻着这些东西的味道,那是童年的味道,故乡的味道,家的味道,根的味道!望着这些东西,我会泪眼模糊,我好像看见,天很兰云很白,透明的阳光下,大片大片的庄家地,玉米在拔节,高粱在抽穗;年轻时的爸爸妈妈,挎着篮子扛着锄头,去地里摘鲜嫩嫩豆角,刨脆生生的土豆,为孩子们的晚餐做准备。而他们的身后,一个黄头发的小女孩,穿着花裙子,梳着羊角辫,领着弟弟,连跑带颠的,唱着儿歌:我有一个金娃娃,金胳膊金腿金脑袋挂,金鼻子金眼睛金头发。。。。。。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   和很多中年人一样,怕过年。上一年,没有什么成就,新的一年又来了。新的一年如何渡过,不知道。怕的事越来越多。怕照镜子,怕见到自已苍老的容颜。怕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,脆弱的心脏,不堪承受曾经能承受的。

  仿佛去年的烟花璀璨之后留下的碎片还没有扫除干净,新的纸屑又落满众商家的门口。大年初八,好多商家正式开门营业,必是要放上一挂鞭炮,图个什么呢,放不放鞭炮,生意还是照做。每年,都有好多店铺开张,好多店铺关门。春节的炮竹声,决定不了任何人的命运。穿黄马甲的清洁工人,扫完这里扫那里,忙的直不开腰。

  到单位看了看,人们似乎从来就没过年,也似乎还没有从年中走出来。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办公室窗台上的花,很久没人浇水,依然顽强地活着,期待有看不下去的人,来理睬一下,然后又能坚持一段时日,或许能捱到开出花朵。

  打开手机,朋友圈里依旧的各种晒。各样段子。各个微信群里的人们,热情洋溢的在聊天,说着无关紧要的笑话,发着各种搞笑图片。红包抢的不亦乐乎。这一群多么幸福的人。我羡慕他们,一定是不为生计发愁,家里没有烦心的事,病房里没有自己的亲人。也许,有的人,和我一样,麻木自己,麻木他人,用虚张声势掩饰焦虑不安。

   阳光一年比一天好了。是太阳离我们越来越近。体育场锻炼的人渐渐多起来。跑道上,总会有一些走路吃力的人,各个年龄段都有。他们在大雪天也不间断。每次从他们身边走过,心里都涌起很复杂的情感。是知足,是恐惧,说不清楚。 看着他们,走的更有力了,因真的希望自己能一直这样好好的走下去,而不是他们那样。

    家里的暧气有些过于热情了,35度。

我想吃雪糕。吃个透心凉。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金沙网投标签:

杂谈


 


山间灯笼
雪域奇观惹玉皇  仙灯信手挂檐廊
红袍旖旎映冰俏  玉骨玲珑听梦长
一片素心多自在  几行神火送吉祥
大山深处指迷途  日月共辉好风光

 

 

登雪山
休道风霜冷   野荒别有春
琼枝疑栖燕   玉叶更怡人
行罢曲折路   始怀自在心
挥杖抛俗事  千里净无尘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6-01-22 15:35)

       好像很多年冬天没这么冷了。夜晚零下30多度。就是白天也有零下近20度。水滴成冰,在室外停上几分钟,就感觉脸像被刀子刮了一样疼。这样的温度,在童年的冬天是常有的。那时候,男人们出门,要戴上狗皮帽子,女人围着厚厚的头巾。因为有的人不小心,真的冻僵了耳朵。爸爸在村里的供销社上班,每天骑着自行车,早出晚归。白天就在像冰窖一样的屋子里卖货。大约30多个冬天,他一直是这样渡过的。忙碌贫困与寒冷这三个魔鬼,必然带来一个更可怕的魔鬼--疾病。爸爸有太多的念想,要供子女上大学,要住新房,晚年不想给儿女增加负担;但他也落下了太多的病根。

      夜晚灯光下,我和女儿一边听小说《最后的八旗》,一边做手工——叠金元宝。女儿叠的手指疼就问,为什么要叠这个呢。我说,那边的人喜欢,从前的人,比如你太爷爷那一辈,一生都很贫苦,活着的时候,真正的金元宝什么样都没有见过;所以给他们送去这些一定会很喜欢,虽然不是真的,到了地下,就是真的了。女儿当然不信,但是顾不得手疼叠的更认真了。她说,我姥爷一定也很喜欢。

      2012年8月。就要到阴历7月15鬼节了。爸爸说,你叠点金元宝,那东西黄澄澄的,瞅着挺好,过几天给你爷爷和姥爷送去。我感到很好笑,人若是不在了,就化为尘土。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呢。烧纸钱只是活人的一种寄托思念的方式吧。在此之前,只是在单位帮同事叠过,觉得很麻烦。但还是听了爸爸的话,用了一整天的时间,叠了1000只。用一个很大的袋子装好,拿到爸爸那里。他责怪我说,得分开,还得均匀,要不两个老爷子挑理。爸爸很认真地把元宝分开装在两个袋子里。然后,就兴冲冲地下楼跟老朋友喝酒去了。

      这个他为之奋斗大半生的家,他刚刚从死神那里转一圈又回来的家,这一走,再也没回来。到底,让一位占卜大仙不幸言重——63岁,生命就走到了尽头。那些他亲手数过的金元宝,也在烟尘之中,随他而去了。真是很希望有另一个世界,真的很希望那些元宝能变成真的。爸爸就再也不用辛苦,可以在一个温暧的房子里,休息,可以在大好的风景里,徜徉。

    小说一集接一集的往下播着,小说里的人物为了生存,逃亡,流离。窗外的风声更紧了。开始下起大雪。无论天气多么冷,明天,很多人还是要出去工作,劳动。特别是各个街口摆地摊的人们,穿着厚厚的棉衣,嘴里哈着白气,眉毛上都结了冰,但他们还是要出来,因为自己和家人要活着。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寒冷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  

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金沙网投 金沙网投,金沙正规网投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