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网投_金沙正规网投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浦江客
浦江客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941,161
  • 关注人气:61,56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吴熊光怎样犯颜直谏嘉庆巡幸

(2021-06-22 08:11:17)
金沙网投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人文/历史

随笔

清史

分类: 窥史议政
吴熊光怎样犯颜直谏嘉庆巡幸
《乾隆南巡图》第五卷《金山放船至焦山》  (图源网络)


吴熊光怎样犯颜直谏嘉庆巡幸

    
       嘉庆十年(1805)九月,嘉庆皇帝巡幸奉天、恭谒祖陵归来。当时任直隶总督的吴熊光与大学士戴衢亨、董浩等迎驾夷齐庙。
       此次东巡,名义上是回忆创业之艰难,思守成之不易,教育八旗官兵要发扬先人艰苦创业的传统,学习先祖筚路蓝缕、以启山林的那种创业精神。但从嘉庆帝内在的动机来看,亦不乏借东巡之机观光的想法。虽然长途跋涉,道路崎岖,但嘉庆皇帝饱览沿途风光,兴致极高。因此,他十分得意地对前来迎驾的诸大臣说:“外人言不可听。此次有言道路崎岖,风景略无可观者,今到彼,道路甚平,风景绝佳。人言岂尽信哉?”
       然而,没想到的是,正在嘉庆帝得意洋洋之时,两个大学士还未开口附和,级别稍低的吴熊光便越级站出来,毫不客气地对嘉庆帝说:“此非读书人语也。皇上此行,欲面稽太祖、太宗创业艰难之迹,以为万世子孙法。岂宜问道路、风景耶?!”他批评嘉庆帝外出巡视不仔细体会祖宗创业的艰难,不为将来的子孙作表率,反而对沿途风景如此关注,实在是不应该!此语一出,场面顿时紧张起来。
       吴熊光何其人也。尽敢如此疾言厉色、犯颜直谏?!    
       吴熊光,乾隆三十七年入仕,历官乾、嘉、道三朝,授内阁中书,后任军机章京。他“性朴直,奏对必以诚,能言人所不敢言”,是当朝有名的敢于直谏的大臣。他曾说:“若忧嫌畏讥,随波逐流,其咎盖非溺职己也”,表明了他光明磊落,刚正不阿的性格。更何况,嘉庆皇帝亲政后,为了改变乾隆后期的局面,励精图治,下诏求言,吴熊光屡屡进谏,所言多被采纳。这次,听了嘉庆帝这番话,吴熊光深感不安。他很清楚,作为一国之君的皇帝如果只图游乐享受,那将是朝政衰败的开端。他想到了当年乾隆皇帝的嘱托,决定在嘉庆皇帝刚刚表露出享受念头的时候便直言相劝,务使其断绝此念。     
       嘉庆帝被吴熊光这突如其来的话一下子惊呆了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看着吴熊光,想转个话题打破眼前尴尬场面,说道:“卿苏州人。朕少扈跸过苏州,风景诚无匹矣。”
       接过皇帝的话头,吴熊光却没有顺势转弯的意思,说道:“皇上前所见,剪彩为花,一望之顷耳。苏州城外唯虎丘称名胜,实则一坟堆之大者。城中街皆临河,河道仄逼,粪船挤帮,午后辄臭不可耐,何足言风景乎?”
       嘉庆皇帝听后不甘,遂反问道:“如汝言,皇考何为六度至彼耶?”嘉庆以为把乾隆帝抬出来,当可驳倒吴熊光。
       其实,这正是吴熊光想要听到的问话。自乾隆十六年(1751)到乾隆四十九年(1784),乾隆帝在33年间前后六次南巡。他的六次南巡,在政治上有过积极作用,但因过于糜费且扰民尤甚而招致民怨。乾隆晚年对他的六次南巡之过有所悔悟。现在,吴熊光对嘉庆帝讲述了乾隆帝对他曾经的嘱托。他叩头回答说:“臣从前侍皇上谒太上皇帝,蒙谕曰:‘朕临御天下六十年,并无失德。唯六次南巡劳民伤财,实为作无益害有益。将来皇帝如南巡,而妆不阻止,汝系朕特简之大臣,必无以对朕。’“吴熊光恳切地说道:“仁圣之所悔,言犹在耳,皇上宜谨佩勿谖。” 
       吴熊光没有忘记乾隆皇帝的话,同时直言劝告嘉庆皇帝也不要忘记老皇帝的杆悔之言,这对游乐兴致正浓的嘉庆皇帝无异于泼了一盆冷水。当时在场的诸大臣“皆震悚,壮其敢言”。幸好嘉庆皇帝毕竟是个能纳谏的君主,对吴熊光借乾隆帝之口谏阻自己巡幸的忠直之言,“动容纳之”。
       嘉庆四年(1799)正月,嘉庆帝亲政,一举剪除和珅势力之后,决心革除乾隆后期弊政,颁发谕旨,诏求直言。针对乾隆后期的政治腐败,嘉庆帝认为:“求治之道,必期明目达聪,广为咨诹,庶民隐得以周知。”所以,在亲政之日即颁发谕旨,要求:“凡九卿科道,有奏事之责者,于用人行政,一切事宜,皆得封章密奏,俾民隐得以上闻,庶事不致失理,诸臣务须宅心虚公,将用人行政,兴利除弊,有裨实政者,各抒诚悃,据实敷陈,佐朕不逮,用副集思广益至意。”
       同时,嘉庆帝还作出了不罪言官的保证:“朕既令人尽言,又复以言罪人,岂非诱之言而陷之罪乎?”由于嘉庆帝对直言者的宽容、保护,使他们勇于进言,对嘉庆初期的重振朝纲、整顿吏治,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所以,吴熊光是幸运的,这时的嘉庆皇帝是个能纳谏的君主,他终于接受了吴熊光的关于巡幸的劝告。


吴熊光怎样犯颜直谏嘉庆巡幸
嘉庆皇帝西陵礼成后巡幸山西五台古迹图说(局部三幅)


       平心而论,就嘉庆皇帝几次巡幸来看,倒是有“务从简朴”,“崇实黜华”的做派。嘉庆十六年(1811)三月,经过将近八年的筹备,嘉庆开始了巡幸五台之行。从京师出发拜谒东陵与泰陵后,经过直隶大兴、宛平等22州县,进入山西境内恭谒西陵后巡幸五台。嘉庆巡幸五台山之始,曾多次谕告巡幸的各地:“惟当遵照旧式,修理完整,务从简朴,不准踵事增华,以副朕敦崇节俭之意”。
       然而,尽管圣谕屡下,要求一切从简,但各地官员依旧繁文糜费,劳民伤财。虽然嘉庆帝明令禁止建造戏台、假山假亭等一切点缀之物,但行宫的设立还是必要的。一些“跸路向无行宫之处”总要增“添盖板房”的,那就免不了“踵事增华,多为预备,徒滋靡费”。虽然嘉庆帝明令五台山修葺防止“开销浮冒”,但五台山工程除殊像寺等10处修葺外,其大道两旁跸路的钦派官员行礼各庙30多处均“量加油饰”。
       据《清实录》记载,直隶肥乡县知县万永福修复被大雨冲坏的密云道路,“除资民力用银二千两外,仍赔用银八百余两。又天津差务,由省派令该县出大戏十番,费银三千两,已交藩库二千两,尚有一千两未解屡奉文催。”其实,“因思承办差务,州县力不能捐办,不能不借用民力”,这是每一个承办官员都会面临的头痛问题。
       所以,吴熊光敢于直谏巡幸之事,确实切中了帝王巡幸造成的弊端。巡幸是古代帝王的重要活动。它既可以作为帝王勤政的表现,也可以是帝王骄奢淫佚,任情挥霍的反映。如果帝王在巡幸中贪图享受,任情挥霍,就会使广大劳动人民辛苦积攒起来的大量财富付之东流,不但加重了人民的痛苦,激化了阶级矛盾,也将会导致吏治的腐败。    
       后人因此而称赞嘉庆帝能纳谏者,更有赞扬吴熊光敢于直言进谏者。清同治年间的大臣与学者李元度编撰、曾国藩作序的一部清朝人物传记书《国朝先正事略》中,作者曾引吴熊光的话“若忧嫌畏讥,随波逐流,其咎盖非溺职己也”,并称:“是可以概公生平矣”。故有今人赞曰:翻遍《清史稿》,敢一连三次当众怼皇帝的牛人,唯有吴熊光一人而已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沙网投 金沙网投,金沙正规网投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