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网投_金沙正规网投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浦江客
浦江客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059,346
  • 关注人气:61,58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东晋官员酒话怎让人哭笑不得

(2021-03-16 08:20:12)
金沙网投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读书

随笔

魏晋史

分类: 窥史议政

东晋官员酒话怎让人哭笑不得

魏晋贵族饮酒图(东晋•顾恺之《列女图》局部) (图源网络)


 

东晋官员酒话怎让人哭笑不得



       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!这是魏晋时期人们精神生活的一个写照。纵观中华饮酒史,魏晋时期无疑是个高峰。然而,不少身为国家公务员的官员也沉溺于酒坛,他们的一些酒话至今让人忍俊不止、哭笑不得。南朝宋的《世说新语》和北宋的《册府元龟》等史书对东晋时期一些官员嗜酒现象多有记载。

       王惋,荆州刺史。每次酒醉,总是多至十天。到酒醒之后,便是端庄严肃。王惋到了晚年,更加特别爱好饮酒,一次饮酒就连着一个月酒醉不醒,甚至裸体而行。每次大醉而醒,边叹息道:“三日不饮,便觉形神不相亲也。”三天不饮酒,就觉得身体与精神不相亲近了。

       毕卓,东晋元帝太兴末年任吏部郎。他曾经因为嗜酒被废弃过职务。任吏部郎后,一次因酒醉,竟夜里跑到比舍郎的酒瓮间偷酒喝,结果被掌管酒的人绑起来。第二天早晨一看,才知道是毕卓吏部郎,立即松绑释放。于是,毕卓又引领比舍郎宴饮于酒瓮旁边,喝的酩酊大醉而归。毕卓对人说过:“得酒满数百斛船,四时甘味置两头,右手持酒杯,左手持蟹螯,拍浮酒船中,便足了一生矣。”得到酒满几百石的船,春夏秋冬四时美味放置在船的两头,右手拿酒杯,左手拿蟹螯,生活在酒船里,就足以了却一生了。

       孔群,御中史丞。他生性特别爱好喝酒,司徒王导曾经告诫他说:“你经常饮酒,没有看见酒店里覆盖酒瓮的布吗,年月久了都糜烂了?”孔群回答说:“你没有看见肉用酒糟淹过,更能保存长久吗?”孔群曾经在给亲戚朋友的信中说:“今年田得七百石秣米,不足了曲糵事。”不问民苦,只惦记着今年田里收获七百石秣米,不够酿酒之用了,可见孔群如何沉湎于饮酒之中。

       郭璞,晋元帝时期任著作佐郎,迁尚书郎,又任将军王敦的记室参军。郭璞性格轻易,不修边幅,嗜酒、好色,并经常超过限度。著作郎干宝曾告诫他:“嗜酒、好色,不是适宜生命的路子。”郭璞回答道:“吾所受有本限,用之尝恐不得尽,卿乃忧酒色之为害乎?”意思是:我所受用的,本来有限,使用它还恐怕不能用尽,而您还如此担忧我酒色的危害吗?

       周顗,尚书右仆射,经常饮酒失误,大略没有清醒的时候,当时人称之为“三日仆射”。周顗在中朝时候,能够饮一石酒。过长江以后,虽然每天酒醉,常说没有对手。偶然有旧对手从江北来,周顗遇到他,便欣然拿出二石酒来共饮,各自大醉。等到周顗酒醒,派人去看客人时,客人已经腐烂而死。据史载,周顗倒是有些好名声。他是东晋时期出名的美男子,风度潇洒,性情率直。据考证,“伯仁由我”、“空洞无物”两则成语便出自周顗的典故。他还有一句“千古酒话”,当有人指责他纵酒放荡,常醉酒失态时,他竟不以为然地为自己的过错辩护说:“吾若万里长江,何能不千里一曲!”我好比万里长江,怎能纵横千里也不拐个弯儿!



东晋官员酒话怎让人哭笑不得
南朝时期制作的《竹林七贤和荣启期》拼镶砖画,表现了魏晋时期文人聚在林下饮酒赋诗的场景


 

       喝酒,自魏晋以来,是士大夫们的普遍嗜好,官员们亦是无不以酒为乐。魏晋时期饮酒之风盛行,有着深刻的政治原因。魏晋南北朝历时近四百年,这一时期战乱不断,国家长期处于分裂状态,政权频繁更迭、社会动荡不安。在这个充满战争和倾轧的时代,从统治阶层到普通百姓,生活非常苦闷,于是酒成为了作为暂时逃脱现实的途径。曾任步兵校尉、人称阮步兵的阮籍说过:“阮籍胸中垒块,故须酒浇之。”因为心中郁积着不平之气,所以需要借酒浇愁。光禄大夫王蕴也说过:“酒正使人人自远。”喝酒能让每个人在醉梦中忘掉自我,道出了东晋官员嗜酒心态。

       同时,经济因素和酿酒业的发达,也在起着作用。两晋时期,由于战乱,政局不稳,朝廷以酒税来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和军费开支,酒禁大开,允许民间自由酿酒,酒业市场十分兴盛。由于酿酒技术并不复杂,当时私人自酿自饮的现象相当普遍,西晋时阮修记叙:在洛阳“常步行,以百钱挂杖头,至酒店,便独酣畅。”而且,魏晋玄学盛行更是促进饮酒之风大盛。在魏晋历史上,有许多著名的玄学名士往往都是著名的大酒徒。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,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酒鬼。“天生刘伶,以酒为名。一饮一斛,五斗解酲。”

       柏杨先生在《中国人史纲》讲道:“恐怖气氛在晋王朝建立后,虽逐渐和缓,但清谈风气却没有随之过去。它的后遗症十分明显,士大夫把与现实生活有关的任何事情,都看作是‘俗事’、‘鄙事’;只有穷嚼蛆才是‘上等事’、‘雅事’。所有行政官员以不过问行政实务为荣,地方官员以不过问人民疾苦为荣,法官以不过问诉讼为荣,将领以不过问军事为荣,结果引起全国性空前的腐烂。”确实如此,魏晋时代文人名士嗜酒成风,权当摒弃礼法,张扬个性,放荡不羁。然而,行政官员亦是嗜酒成风,不理政务,甚至借酒害命,足见这个国家腐败糜烂到了何等地步!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沙网投 金沙网投,金沙正规网投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