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网投_金沙正规网投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浦江客
浦江客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869,628
  • 关注人气:61,561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福康安的轿夫怎敢张狂喧嚣

(2020-12-11 08:35:02)
金沙网投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读书

随笔

清史

分类: 窥史议政
福康安的轿夫怎敢张狂喧嚣
清朝官府轿夫老照片  (图源网络)


福康安的轿夫怎敢张狂喧嚣


       轿子,是中国古代传统的一种交通工具。古代官员出巡,一般用肩扛轿,用两根杆子架着轿厢,一人坐轿,由四人抬着。“轿夫者,下人也,官家之奴仆”,旧时轿夫处于社会最底层,但是一旦被王府选中做轿夫,却会染上仗势欺人,张狂喧嚣的恶习。清代《栖霞阁野乘》、《三异笔谈》等史料笔记就记载了乾隆朝大臣福康安轿夫横暴嚣张的遗闻轶事。
       文章说,福康安行军时,挑选的都是精明强壮的轿夫。轿夫分成四班更替,一天可以行走一百里。(另有笔记载:轿夫每人须良马四匹,凡更役时辄骑马随从)福康安即使在前线督战,也不经常骑马,由于福康安特别重用轿夫,故而他的轿夫特别横暴。
       嘉庆初年,廓尔喀入侵西藏,福康安奉命率军征讨。这时,一名向来横暴的轿夫头闯入当地居民家中,强夺了藏族姑娘的首饰。巡视都司徐斐上前制止,却被轿夫头拖下马来痛打,将他的衣服也撕破了。当时,川北道道员杨荔裳是随营官,他的副手姚一如性情刚直,勇于任事,就派了多名差役将轿夫头抓起来。轿夫头非常放肆,仍然咆哮不已。姚一如怒喝:“用棍子打!”众入早就对轿夫头愤恨已极,于是用力痛打。打到四十棍,将轿夫头放下,发现他已经被打死了。姚一如去大营向福康安报告。当时福康安并未生气,说:“抢夺斗殴,军法处治是应该从重。”
       过了几天,军队转移营地,轿子已经摆好,而轿夫却不来抬轿。福康安严厉喝斥轿夫,众轿夫围住他跪下叩头,说:“我们舍命奔走,原只是为了供奉贵人。现在那些随员都可以随便杀我们,我们恐怕性命难保了。求将军为我们作主!”福康安大声问是谁把轿夫头打死的。姚一如昂然回答:“是我下的命令,与杨大人无关。”福康安说:“为什么事先不报告我?”姚一如说:“责打贱人的琐事,怎么敢烦劳将军?”福康安不得已说:“责打是对的,但把人打死则太过分了。”福康安对姚一如顶撞自己非常生气,于是就撤了姚一如的职务。当时姚一如已被保举晋升川东道道员,奏折已经写好了,也被一并撤销。
       这个史料笔记向我们至少传递了两个信息,一是官员轿夫的横暴;二是福康安的骄横。
       古时官轿是官员的主要交通工具,不同品级的官员坐不同的轿子。官轿出府,常有随从在前鸣锣开道,四周还有侍卫人员,前呼后拥,展示官威。百姓见之,必须肃静、回避。所用轿夫也分等级,官越大,抬轿的人越多。轿夫一般以年富力强的精壮小伙子为最佳人选,他们体力好耐力足,很适合抬轿子。这些人大多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,处于社会的最底层,但一旦被王府选中做了轿夫,久而久之便会染上富家子弟恶习,比如打架斗殴、仗势欺人等等。他们平时不抬轿时就聚众赌钱,喝酒闹事,严重的还会弄出人命。
       然而,由于官府轿夫主人地位的关系,他们在犯事后一般不会受到官衙严惩。所谓“打狗还得看主人”,就是这么来的。地方官不敢追究他们责任,自然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。清朝民间有一种说法:“宰相门前七品官,官轿轿夫,虽无品秩,与有品何异乎?府台的轿夫,道台也;道台的轿夫,县台也;县台的轿夫,亦入流矣。是耶?非耶?君不见,那个县台敢罪于道台的轿夫,那个道台敢狎于府台的轿夫?影响公仆之人,一曰床上知己;二曰枕边糟糠;三曰轿夫小蜜;四曰儿孙子女。轿夫小蜜,公仆左膀右臂,是之谓也。”


福康安的轿夫怎敢张狂喧嚣
清朝官府轿夫老照片合集(第四幅是当年西方人绘制的铜版画)


       至于福康安,乃是乾隆朝有名的骄横者。福康安,字瑶林,号敬斋,富察氏,满洲镶黄旗人,大学士傅恒第三子,孝贤纯皇后之侄。有清一代, 乾隆朝的文治武功极为隆盛,而福康安无疑是当时叱咤风云的大将。乾隆朝的五大战役中,征林爽文、征廓尔喀、征苗均由福康安出任统帅。他一生奔波劳碌,足迹遍全国各地以及边疆海疆,乾隆皇帝对他十分宠信依赖。他历任盛京将军、四川总督、武英殿大学士等要职,三次被图画紫光阁功臣像。然而,这个福康安又有着骄横、婪索、挥霍的坏作风,故而当时和后世对他颇多非议。
       清代文学家李伯元评说福康安:“恃功而骄,往往擅窃威柄,大军所至,勒令地方官盛饰供张。偶不当意,必取马捶击之,若挞羊豕。”清史研究大家萧一山评说福康安:“到处婪索,妄作威福,每日罗食珍异?开营伍奢侈之端倪,故每一征战,糜费多而成功少。”对福康安谴责最甚者,是嘉庆皇帝。福康安死去多年后,嘉庆帝仍然要福康安对清朝军营中的腐败风气负责。嘉庆九年和十年的上谕中说:“自福康安屡次出师,始开滥赏之端,任性花费,毫无节制。于是地方承办之员,迎合备送,盈千累万,以及银牌凋缎,络绎供支,不过以赏兵为名,亦未必实惠尽逮戎行也”。“自福康安出师台湾等处,始有自行赏给官兵银两凋缎之事。尔时籍其声势,向各省任意需索,供其支用,假公济私,养家肥己,其后各军营习以为常”。嘉庆帝不仅追论罪责,而且罚及后裔,追究福康安儿子德麟在迎送福康安灵枢时,勒索银四万余两,责令赔罚八万两。又因事将德麟的贝子爵位革去。
       平心而论,福康安作为乾隆朝最重要的统帅,军营中滥赏需索甚盛,福康安是难辞其咎的。但清朝军营贪污腐败之风,是整个政治腐败的反映,并非福康安一人所为。然而,福康安大兴军营滥赏之风以及他包庇纵容轿夫张狂喧嚣等恶行,终归要对他一生的卓越军功打了折扣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沙网投 金沙网投,金沙正规网投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