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网投_金沙正规网投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浦江客
浦江客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116,316
  • 关注人气:61,58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孙犁反思·容俗竹枝·圆圆结局

(2018-11-06 08:54:14)
金沙网投标签:

文化

历史

文学

读书

随笔

分类: 金沙网投
孙犁反思·容俗竹枝·圆圆结局
中国著名作家孙犁  (图源网络)

 
孙犁反思·容俗竹枝·圆圆结局
——随读随记之五


宽容洋节

       报上有文《小学生为何不知冬至盼圣诞?》,从孩子不知道冬至吃饺子的来历,感叹中国传统节日竞争不过洋节。
       其实,中国的节俗从无规范的定型,只是民间相传沿袭的生活习俗。即使冬至风俗,在中国也不一样。清朝江南地区有“冬至大如年”之说,民间一直延续着扫墓祭祖习俗,而北方惟皇家有“南郊大祀”节俗。北方有冬至吃饺子的习俗,而江南水乡却有冬至之夜全家欢聚一堂共吃赤豆糯米饭的习俗。
       至于对洋节,更不必如洪水猛兽般地惊惶失措。人类历史上,每一个民族的民俗文化,都在经历一种兼容着新与旧的选择过程,其中欧风西俗冲击力最大。多元共存,兼容并蓄,是一个民族文化成熟的标志。所以,我们对洋节不妨抱着宽容豁达的心胸为好。


歇脚树枝

       据说,有一种小鸟可以飞越太平洋,它靠的是什么呢?一截树枝。
       小鸟把树枝衔在嘴里,累了,它就把那截树枝扔在水面上,然后落在上面休息。饿了,它就站在那树枝上捕鱼,困了,它就站在树枝上睡觉。
       读后想,我们的家庭是不是也像那截“树枝”?衔着它有时会很累,很麻烦,但是有了它,我们才能到达幸福的彼岸。 


勿求完美

       尼古拉·奥斯特洛夫斯基,是中国几代人心中的英雄。我的青年时代,可以说,是读着他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度过的,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偶像,我们一代人是他的“粉丝”。
       近来后出版的奥斯特洛夫斯基书信集,揭开了他自己的神秘面纱。
       他在信中诉说着自己的苦恼、困难、担忧,也偶尔发发牢骚,吐露些许对现实的不满。甚至作为一个已婚男性却满含深情地倾诉着对年轻女性的爱慕之情。
       其实,英雄也是有血有肉的人,将英雄写的太完美了反而不可信了。

孙犁反思·容俗竹枝·圆圆结局
在病榻上写作的尼古拉·奥斯特洛夫斯基(水粉画) 


容俗竹枝

       诗界中,一些“正宗”的文人不赞成诗中有俗语出现。
       严羽说:“学诗,先除五俗:一曰俗体,二曰俗意,三曰俗句,四曰俗字,五曰俗韵。”朱熹也说过:“要使方寸之中无一字世俗言语意思。”
       此说有些偏颇。北宋蔡绦在《西清诗话》中说:“诗家不妨间用俗语,尤见工夫。”他并举苏东坡的诗为例,将“寻医、入务、风饱、水肥”这些俗语写入诗中。如宫词、谣谚、燕歌、吴歌、柳枝、竹枝之类反映民俗的诗歌,则多用方言俗语。尤其竹枝词正是以容俗为特色的,历代优秀的竹枝词恰恰是淡语中有味,浅语中有情,俗语中含雅,刘禹锡就是竹枝词大家。


圆圆结局

       香港《文汇报》有文讲陈圆圆结局令人感慨。
       一代名妓陈圆圆的被劫和吴三桂的降清,彻底地葬送了明王朝复兴的希望,也导致了此后吴三桂家族的覆亡。难怪一代“诗史”吴梅村在其《圆圆曲》感慨吴三桂的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和陈圆圆的“一代红妆照汗青”。
       吴三桂独霸云南后,穷奢侈欲,歌舞征逐,园囿声伎之盛。陈圆圆年老色衰,日渐失宠,遂辞宫入道,“布衣蔬食,礼佛以毕此生”,一代红妆从此豪华落尽,归于寂寞。
       明清史料中有关陈圆圆身世的记载,往往语焉不详且多龃龉,对此,我愿意相信这段记载,它表示了人们对其同情怜悯的心态,愿意她在世事扰攘中寻得一隅宁静生活。

孙犁反思·容俗竹枝·圆圆结局
清人绘制的陈圆圆青年和老年时的画像


孙犁反思

       《文汇报》唐韧文说:巴金晚年思考着力点是必须大反封建,主调是激愤的;孙犁晚年反思着力点放在对人性恶的清算上,忧伤着人性的破损沉沦,主调是哀痛的。
       孙犁被誉为“荷花淀派”的创始人,他的《白洋淀纪事》为其秀雅、隽永的创作风格的代表作。然而,“文革”后,他从前半生的“人性美”变为后半生的“人性恶”。
       孙犁对“文革”浩劫的动力,他的结论就集中于人性恶。他说,因为这场大革命,迫使我摒弃了人性善的偏颇,兼信了性恶论。话语虽然些许偏颇,但极深刻。   


接近真理

       按照中国古代的传统,事事关心是读书人的本分;处士横议是读书人的天职;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是读书人的志节。在古代社会,饾饤章句之徒未必有多少人看得起,而所为醇儒,则非有悲天悯人心怀者不可。
       读书人在社会关系中所确立的角色是双重的。一方面,他们是民族文化的主要社会载体,即建构、传播和发展科学、文化知识。另一方面,他们又是国家政治实体中不可或缺的社会精英,在社会政治生活中拥有一席毋庸置辩的决策参与权,因此他们必须成为“社会的良心”。
       读天下书,谈天下事,是读书人的天职。尊重读书人,重用读书人,是社会的责任。
       他们的言行可能有偏见,但他们接近真理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沙网投 金沙网投,金沙正规网投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